不要贪图便宜!迪斯尼门票便宜吗?小心卖家“

[介绍]上海迪士尼乐园是中国大陆第一个迪士尼主题公园。在暑假期间,许多父母选择带他们的孩子来这里度假和观光。然而,一些游客最近报告说,他们通过票务代理购买的上海迪士...


[介绍]上海迪士尼乐园是中国大陆第一个迪士尼主题公园。在暑假期间,许多父母选择带他们的孩子来这里度假和观光。然而,一些游客最近报告说,他们通过票务代理购买的上海迪士尼乐园的低价门票被拿走后,才得知出票人已经“逃跑”.上海迪士尼乐园是中国大陆第一个迪士尼主题公园。在暑假期间,许多父母选择带他们的孩子来这里度假和观光。然而,一些游客最近报告说,他们通过票务代理购买的上海迪士尼乐园的低价门票在取票时被告知,抽屉已经“跑了”。除了游客,来自上海、南京和无锡的几十个低级旅行社代理人这次也被骗了。这张票是在回家的路上发出的。下级机构的存款支付给了水漂。通过他们买票的乘客也没有票。

据了解,旅客购票渠道分为官方直接售票渠道和政府授权的第三方售票渠道。后者包括36个合作伙伴,如中国国家旅行社、去哪儿网和携程网。

早在合作之初,迪士尼就要求门票统一价格,门票直接面向客户,不如二级市场好。然而,这样的“出走”事件显然违背了最初的愿望。所以,事实是,迪士尼在处理这件事上是否松懈,还是代理商仍然不遵守规则?

1、买家低价买票,卖家“低调”运行

今年7月4日,袁先生通过一位熟人的介绍,从一位自称的票务代理韩传华处购买了3张8月3日上海迪士尼乐园的门票。在此过程中,他支付了2490元,没有通过担保平台。

在提供相关身份信息后,袁先生很快被告知预订成功。然而,7月8日,袁先生被韩传华的助手拉进了一个微信群,并被告知出票人已经逃跑。

“袁:这个团体的名字叫‘七七钱不提款团体’。该团体宣布,他们最后的纸币已经丢失,每个人的票都没有被抽中,前一个家庭给他们的奇数都是假的。后来我去查了一下,才知道从这家票务代理处购买的低价票比从上海迪士尼官方渠道购买的便宜10到20元,可以被十几个上层家庭转包出去,每张票可以赚一两块钱。”

据了解,仍有许多人与袁先生有过同样的经历。在一个名为“没有票的迪士尼受害者”的微信群中,记者收到了一份名为“7号前支付的未付款票清单”的表格。据表中统计,袁先生和袁先生每天都要给韩传华付钱,但还有52人没有买到票,其中包括上海、南京和无锡的个人游客和较低级别的旅行社,还有31万余元的票没有买到。

“袁老师:你(韩传华)说你的家人跑了,但这是你说的。我们没有做任何事情来验证它。我们不熟悉你的家庭。你应该对我们负责,但目前你不给我们票或退款。这不符合合同的精神。”

“姑苏某旅行社的孙先生:我真不知道他去了哪个家庭,也不知道去了多少个家庭。”

根据上海迪士尼乐园官方网站,游客购票渠道分为官方直接售票渠道和政府授权的第三方售票渠道。后者包括中国国家旅行社、去哪儿网和携程网等几个合作伙伴。

记者以消费者的身份询问上海迪士尼的客服,对方表示迪士尼实际上是以低价向授权合作伙伴出售门票,只能找到合作方解决问题。

“迪士尼客户服务:他们(授权旅游公司、旅行社等。)是我们的合作伙伴。他们和我们之间有一个谈判价格。你给他们钱,他们赚钱,相关的售后服务也在寻找他们。我们无权干涉。”

2、迪士尼门票被层层代理转包

(相当不可靠)

中央商人的销售额是官方渠道的几倍。

那么,如果消费者不通过官方渠道购票呢

2016年,《法制晚报》曾报道称,上海迪士尼与上述合作企业合作时,要求门票统一定价,直接面向客户,不如进入二级市场。

然而,记者采访的维权集团中几家旅游公司的工作人员表示,除了上述官方渠道和官方授权渠道外,事实上,上海迪士尼乐园的许多门票已经流入二级市场。消费者从手中购买低价机票的过程类似于“机票代理商”:订票的钱从最底层的代理商一步一步地交给第一级代理商,机票成功发行后,订单信息一步一步地返回给消费者,各级代理商赚取差价。

“上海的一家旅行社——胡姆斯:他(韩传华)相当于一个中央商人。迪斯尼将建立一个官方渠道,并给旅游俱乐部一个门票发行渠道。价格会有竞争力。看来韩是从别人手里拿到票的。我们总是认为他买对了票,但事实上他没有买到。是他的家人。然后他们声称他们还有一个家庭,这相当于一个接一个地换手。他们在中央政府中赚取差价。”

维权集团的下级代理人透露,上海迪士尼门票销售的分包“链”层次与票务代理人的大致相似。然而,除了政府授权的一级代理人之外,其余代理人没有授权他们的人才和正式机制,也没有任何代理人分配部门,因此“没有人知道他们实际上是什么级别。一旦他们看起来离家出走,如果消费者仍然是代理商,他们将会蒙羞。”

记者联系到的票务代理在事件中遭到了广大肮脏代理的谴责,即上级代理韩传华。他声称,7月7日,上海最大的经销商之一带着总计数千万美元的门票销售逃离。他自己损失了数百万美元,上游代理商也不是第一次在这个行业里带着钱逃跑了。

韩传华:比如说,如果一等代理卖出了460张票,那么这460张票的每张补贴就是50元。如果你卖给我,它将是410元。当然,我们愿意买它。当时,我们拿错了票,那是415元,我们把它卖到了445元,这样每张票就赚了30元。还有一群人会用这笔钱投资金融。”

据粗略统计,至少在收集平台上,更多的消费者会从具有价格优势的第三方购买门票,而不是从官方渠道。截至8月15日第二天,上海迪士尼度假区天猫官方旗舰店和授权合作伙伴中国旅游旗舰店每月仅销售5012和6325件商品,相比之下,淘宝平台上一家名为“于乐旅游观光网”的公司每月销售的上海迪士尼“一日游”门票达到49429张。

3、所以,何须贪几十块钱的廉价最后还上当呢?

湖南锦州律师事务所的邢鑫律师透露,这种逐层“转包”门票的做法对最终消费者和未来几个层次的公司都是有风险的。

如果你去迪士尼度假,你仍然需要从官方渠道订票。

邢欣:售票代理有很多级别。代理人混淆了鱼和龙,他们的工作质量是混合的。更重要的是,他们不注重诚信和非法经营,否则涉案人员会逃跑。在这种情况下,很容易导致票务消费胶的频繁出现,成为消费者投诉的新热点。对于未来几个级别的旅游公司来说,违约风险很容易根据合同的相对性而产生。”

邢鑫的律师补充说,对于袁先生等50余名遭受财产损失的消费者或肮脏代理人,如果通过警方走访证实事件中的票务代理人主观上有欺诈和欺骗的意图,且涉案金额达到必要的数额,他将承担诈骗罪。

对于声称参与收钱逃跑的渠道商人,除涉嫌构成诈骗外,还可能涉嫌构成职务侵占罪,还需要承担民事责任,应对受害人的损失进行赔偿。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