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墙游客参观的上海野生动物园:团体经营车站招

[简介]原来的题目:群殴行动,门票100元,让游客翻墙进入公园。在过去的两年里,媒体频繁报道动物园游客翻墙逃票的事件,关于动物是否伤人和游客是否守法的讨论一直是激烈讨论...


[简介]原来的题目:群殴行动,门票100元,让游客翻墙进入公园。在过去的两年里,媒体频繁报道动物园游客翻墙逃票的事件,关于动物是否伤人和游客是否守法的讨论一直是激烈讨论的核心。春节过后,浦东新区居民刘老师反映说,上海野生动物园也有旅游团.

最初的话题是:团伙经营,接受100元人民币让游客翻墙进入公园

在过去的两年里,媒体频繁报道动物园游客逃票翻墙事件,动物伤害与游客守法之间的讨论一直是热议的焦点。

春节过后,浦东新区居民刘世昌反映,在上海野生动物公园,游客也跳墙逃票,持续了两年。据说野生动物公园周围有一个四人“团伙”专门研究这个问题。其中三人负责将乘客带到轨道交通16号线的“上海野生动物园站”,并将乘客运送到动物园的围栏。另一个人负责设置梯子将乘客送进公园,并在必要时要求入场,以防止乘客接受测试。每天有多达20或30名游客在该团体的管理下进入公园,至少有70或80名游客在度假。

这条逃票路线究竟是如何成功避开监管的?公园工作人员真的无知吗?根据刘先生提供的信息,记者进行了暗访。

摆渡车公交站有人揽客

昨天上午9点左右,记者乘坐轨道交通16号线来到上海野生动物园站。沿着人民西路南侧的汽车轮渡汽车站2号出口处的标志,记者看到一名身穿蓝色羽绒服的男子到处招徕顾客:“动物园要去吗?五块钱一个,开门!”记者试图和他谈论门票的事,但他拒绝了,并说有一种方法可以“紧紧抓住即将到来的假期,自己去买票。”

记者走来走去,看到三辆车“上海C8MQ25”、“上海C6D0X8”和“江西C1P960”在路边人行道旁的出租车等候通道后面等候。其中的两位“上海C”司机正是刘所说的“汽车轮渡”。蓝色羽绒服的人收集了一车客人后,这三辆车将被送往野生动物园。

不是空气吗?记者决定多呆一会儿。10多分钟后,一辆“上海C”调度车返回轨道交通站附近,戴眼镜的司机也走到公交车站接乘客。记者暗示他将乘公共汽车,所以他走过来问记者他是否买了动物园的票。记者摇摇头。他压低了声音说:“我带你进去!”“怎么做?”"我住在动物园旁边,可以从家里进去."“安全吗?”"冷静,有人会帮助你安全进入。"“没有动物咬人,是吗?”“你傻了!我们不敢在野兽地带。”

一张上海野生动物园的成人票是130元起,而“眼镜”司机可以从100元起带最低的一张,这可以免除轮渡费。

上午10点,记者一行乘坐“上海C8MQ25”桑塔纳,沿人民西路向东行驶至野生动物园。在动物园南面的红绿灯处掉头,然后右转,驶入人民西路北侧一处农民住宅的一条小巷,最后停在戴翔村719号门前的院子里,这是一栋三层楼房。

“山魈园”旁架梯翻墙

“眼镜”司机叫两名记者下车,然后把记者带到戴翔村719号的后院。最初,后院被上海野生动物园隔开。地图显示这只是野生动物公园的南墙,“从这里把它翻过来!”

我看见一个穿着黑色袖子和蓝色外套的男人站在3米高的墙上。他正从墙上拉出一架长梯子。“眼镜”的司机说,那个穿黑色袖子和蓝色外套的人刚刚把一个四口之家送了进来。他专门驻守在城墙上,负责用梯子把人送进去。墙上的人在外面架起梯子后,“眼镜”司机说“两个人,一个100元”,转身离开。墙上的那个人告诉记者赶快爬梯子。记者沿着梯子一步一步地爬上墙,发现墙的顶部相当宽,将近半米宽。当记者站稳脚跟后,那个穿黑色袖子和蓝色外套的人让记者蹲下,然后把梯子换到大公园里面。记者们又顺着梯子爬下了墙。墙下是沿着公园墙的绿色森林。棕榈树、高耸的冷杉树和灌木茂密的枝叶,很久没有被卷走,完全遮住了爬墙者的身影。地面显然已经走出了一条小路和一小块空地,森林前面隐约可见一所房子。

记者爬进花园后,那个黑袖子蓝外套的男人跟着他,拿了200元。那个人指着他的左手,说狒狒花园在森林的左边,并催促记者赶快离开。走出树林,记者发现前面的房子是公园里的娱乐设施“高架自行车”,左边是“山魈公园”。

进入公园后,记者没有焦急地离开,而是在一旁等待。大约在上午10点25分,一只狗在叫,一对夫妇又被带了进来。从他们的嘴里,他们了解到100元也是收费的。看到记者还在四处游荡,那个穿黑袖子蓝外套的人过来问记者"为什么不去参观花园"和"他是否是记者"。当记者进来时,他假装被花园里的工作人员发现并训斥。这名男子立即点燃了口袋里的两包香烟,并说他会打电话给记者,让他"和上帝一起玩,没关系。"

居民称多处可翻墙入园

刘先生住在动物园南边的一个高层住宅区。根据他不断的检查,该团伙在早期租用了动物园南墙外的房子,并在每天8点开始分裂。这伙人选择了几个地方翻墙,甚至在野生动物公园的北面也有一些地方可以翻墙。通常情况下,当这伙人被发现时,他们会立即换个位置,翻墙。

记者沿着公园的南围墙一路看去,发现南围墙离住宅建筑不超过3到5米。如果你想把它翻过来,你可以把它翻过来,只要你避开封闭的动物圈和野兽区。例如,在记者翻墙点以东约50米的一个地方,墙在这里转了一个弯,然后转向南北。墙外的农舍几乎靠近墙内的训练场。一位驯马师告诉记者,一年前他看到有人从墙那边进来,但他跑得太快,没能阻止他们。然而,“在众多的攀登点中,南边的是最好的。墙上没有刺蒺藜,破碎的玻璃已经被打碎并碾碎,这是一个没有危险的娱乐区,下面的公园不受监控,并考虑到隐蔽性和安全性。”刘说。

11点30分,记者走出花园,绕着南边的农民的房子走了一圈。摸着“项戴村719”,远远的,黑袖蓝袄的男子仍蹲在墙根下,梯子就在他脚下.

两年来,刘先生通过各种渠道反复反映上海野生动物园翻墙逃票现象,并自动向动物园提供该团伙的照片信息。然而,园丁回答说他们不负责墙外的事情,而是负责墙内的事情。警察局透露,它“没有自由”处理安全问题的出逃票越过墙。

今年1月,刘先生再次向“12345”公共热线报告说,动物园工作人员回答说,乘客可能有票,但不能检查。刘先生认为,这个群体之所以能不断地把人带过围墙,离不开花园的"纵容"。

离开公园后,记者询问了上海野生动物园门票中心,得知现场出售的成人门票为130元。130元包含什么?除了大大小小的动物之家和动物园之外,最大的亮点是去公园东部的动物景点,这也是“野生”这个词的特色之处。然而,如果你想乘坐小巴去参观野兽区,你必须出具门票。然而,当华100元翻墙进入时,乘客没有任何证件,这意味着他们不得进入野兽地带。根据这个计算,这100元仍然是“值得”和“一个坑”,没有必要明确地说出来。

在此,我想提醒泛博的游客不要为薄利多销而冒险,不要违规。我也希望公园能尽快加强管理,堵塞和平的“漏洞”。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